对话龚翔宇:接应大担扛在肩 排球之幸运又

2019-01-10 13:00:05 围观 : 85

  出生于1997年4月21日的龚翔宇,长着一张娃娃脸,19岁的年纪就已经戴上了“奥运冠军”的。但接下来这两年的日子里,这个年轻的运动员并不浮躁,兢兢业业。

  今年,在国家队三个赛季,龚翔宇完成了自己主打的第一届世界大赛:从赛程角度来说难度最高的女排世锦赛——21岁的龚翔宇在得分、扣球、拦网、防守和一传五个单项技术排名,全部进入前十。其中,扣球成功率45.49%,排名第7,中国队内仅次于朱婷的45.50%,而2017年才可以接一传的她,此次一传榜也排到第10,效率同样是队内第二、仅次于张常宁。

  总结世锦赛,龚翔宇非常坦率:“整体比自己预想的要好一些,其实这两年下来,也是从一开始在保障环节上比较欠缺,通过这两年的训练有些提高,今后也还是要继续。进攻方面,其实我觉得进步没有想象中那么快,也希望自己可以再多进步一些。”

  2016年出道以来,联赛、国际比赛,国家队、江苏队,三年的时间里,龚翔宇堪称“劳模”,大大小小的赛事,鲜少缺席。经历和岁月一样,催人成熟——年仅21岁的年纪,依然稚气的脸庞,龚翔宇已有了一份同龄人没有的通透。

  在绝大部分人眼里,龚翔宇是幸运的。这个世界上本没有多少人,出道第一年就能打上奥运会,更别说拿下奥运金牌。

  2016年的龚翔宇,颇有“横空出世”的感觉。2015-16年联赛,她是江苏队的主力接应二传,年轻、弹跳出色、腰腹力量好,防守判断和手感也不错,长久以来困扰中国女排的右翼孱弱问题,仿佛突然之间就有了答案。

  那一年,龚翔宇在奥运会前的重要热身赛女排精英赛发挥出色,随队拿到冠军的同时,她也是当时中国队最好的进攻得分手。凭借着一系列热身赛的出色表现和年轻代表着未来,龚翔宇进入了里约最终12人名单。然而,当时只有19岁的她并不清楚地知晓奥运会意味着什么……

  时至今日,龚翔宇都觉得,那一年的自己有点懵懵的。“刚开始,我们从集训、到漳州、到北仑,每一站集训我都觉得自己要被刷掉了,每一站结束行李我都打包寄回南京宿舍,”龚翔宇回忆道。

  里约的日子,从当头一棒开始——小组赛首战荷兰,是龚翔宇最熟悉的对手,但鏖战到第五局,关键分上她的进攻遇阻。当时,隔着电视屏幕,球迷们都能感受到这个19岁的孩子急了。

  那一年中国女排和荷兰女排在赛交手两次,到大赛又打,再到里约还是两次交手。当时,中国女排重点培养龚翔宇,主打2号位,荷兰女排重点培养的年轻主攻普拉克,主打4号位,仿佛也是一种天定的,两个人短时间内多次隔网相对。其实,现在回头看,那一年对阵荷兰女排的数场比赛中,龚翔宇和中国女排只输了奥运小组赛这一场。

  最终,龚翔宇的爆发还是在对荷兰的比赛中,里约压抑、哭泣的,随着半决赛打荷兰的关键得分全部散去。赛后,19岁的小姑娘被郎平抱着,哇哇痛哭。如今回忆起来,龚翔宇笑着说,“后来别人给我发照片,我一看,天呢,哭得太吓人了,要嫁不出去了……”

  但里约夺金之后的这两年,并不因为她是奥运冠军就能顺风顺水。技术上,磨砺一传、防守,还有进攻,龚翔宇什么都得练,什么都不能落下。

  从国少队打二传,到初入国家队时作为强力接应,再到如今被要求成为一位全面型接应,龚翔宇的排球生涯外人看来颇有些。

  龚翔宇说:“可能这样说起来,是有点,感觉一走过来挺不可思议的。但其实每天都在摸球,的变化,像小时候从二传改接应,也没有。希望自己在排球这个项目上可以多尝试一下。唯一不好,是小时候同龄人打基础、练进攻的时候,我可能没及时跟得上,所以现在有时候会觉得自己不够用了,在手法和扣球时候对球的控制上,可能没有像其他人那么娴熟。所以,还是要在扣球的手法和各个方面多下点功夫。”

  她知道,不断地挣扎、反复,就是一个过程,“上升期的运动员”大都会经历。突破之后,才是——这样的,从世锦赛已经初露端倪,一传基本顶住了,进攻有待加强是事实,但其实从数据和表现来看,龚翔宇世锦赛的表现,绝对配得上“未来可期”。

  她知道,中国女排需要她更快成长,需要她顶住接应这个;她知道,江苏女排需要她攻城拔寨;她知道,所有的网络评论,好的坏的,无论如何,“所有人肯定都是希望我好的”……

  在中国体育界,女排从来都是一个关注度极高的项目,平日里姑娘们的艰苦付出通常并不太为人关注,一到大赛,却承载着对成绩的极高期待。

  平心而论,2018年的世界女排锦标赛,是这项运动史上难度值最高的赛事——战线长达近一个月,赛制之复杂,的是球队的整体实力。而中国女排最终第三名的成绩,是过程中两胜美国、两胜荷兰,胜俄罗斯、土耳其,半决赛和意大利鏖战到第五局最后一分遗憾落败,虽有遗憾,但真的足够出色。

  问题是人们仿佛习惯了中国女排披荆斩棘拿下冠军,永远地支撑着中国三大球的旗帜,季军仿佛不可接受,就是失败。

  而在中国女排,没有一个不是压力重重,巨大期待背后是离谱的高要求:我们的主攻即使是朱婷这样的世界第一主攻,也要面对各种挑剔,恨不能调整攻板板钉地板;我们的接应二传,不仅需要一传、防守世界一流,进攻还能比得上埃格努、博斯科维奇等接应;我们的二传,仿佛要速度可比格拉斯,稳定性堪比魏秋月;我们的副攻,最好能全部达到颜妮本届世锦赛的发挥(整个世锦赛拦网得分第一、局均得分第一);我们的人,仿佛应该一传个个到位、防守个个起球……

  这样的要求,主力队员自然承担更多。看似稳坐主力接应的龚翔宇,着实压力不小。

  事实上,中国女排的接应二传在2008年奥运会之后,一直是争议的焦点。此前,21世纪的前两个奥运周期,周苏红是雷打不动的主力,打法也是跑动接应,主接六轮一传。但奥运之后,是否要引入世界潮流的强力接应,一直被讨论。

  2009年开始,中国女排曾尝试王一梅、担纲强力接应,中间几度换帅又一度召回周苏红。后来,主打跑动的主打了2011年大冠军杯,扣球高居整个赛事第三,球队拿到季军,是近十年中国女排接应的巅峰表现。但伦敦奥运会,中国女排却又在跑动接应和强力接应之间摇摆不定,最终球队止步四强门外。

  郎平接手球队之后,曾春蕾在2013年到2015年主打了接应,这一的要求也被定义为“全面”——既要能接一传,也有一定的进攻突破能力。2016年的里约,这个是龚翔宇和杨方旭轮番登场,淘汰赛中张常宁一度也从主攻调来支援过。

  里约之后,杨方旭伤重,这两年国家队的接应新人们来来往往,到了今年亚运会和世锦赛,只有龚翔宇和老将曾春蕾勉力支撑。

  龚翔宇说:“教练培养真的是尽心尽力,教了我很多东西,曾姐(曾春蕾)也把她的很多东西传授给我一些,希望我们能够把这个给撑起来。这是一个不断追求突破的过程,也是需要自己不断积累、摸索,我也希望这个过程自己能够消化得更快一点。”

  外人看来职业运动员的苦,龚翔宇平静地说着“习惯了”;旁人替她担心压力,她倒是处之泰然;点滴的进步,她先想着归功于教练的培养和同的“曾姐”提点。

  亚运会在印尼,中国女排的接应成了水土不服的“重灾区”。同样也是上吐下泻,曾春蕾程度稍轻,休息了一天,直接上场,而龚翔宇情况非常严重,到吐了胆汁、甚至见了血丝,也不过是休息两天,又再次上场比赛,只因对韩国的硬仗需要她。世锦赛上,龚翔宇冲锋在前,而老将曾春蕾虽已难回巅峰状态,也尽力在小妹妹状态起伏、需要过渡的时候,上场帮着顶一段时间。

  这一年,30岁的曾春蕾和21岁的龚翔宇,两个人,一个,甚至有了点相依为命的感觉。而未来,距离东京奥运只剩下的这两年时间里,年轻的龚翔宇必然需要承担更多。

  龚翔宇说:“接下来两年,肯定是要更多一些进步,自己还有很多方面不足。现在是每个环节都会一点,但都不是特别精,希望之后练出一点自己的特长、特点出来。”

  有些,只能一个人走。中国女排的接应,很难期待如2016年一般天降神兵,可能也只有期待着龚翔宇,强大地走下去。

  也许是因为“出道即巅峰”之后一直处于被高要求的,也许是真的热爱排球,也许,是金牛座天生的“靠谱”,21岁的龚翔宇没有太多年轻人的贪玩。每天训练,每场比赛,在她看来都常习惯的事情。训练练不好的时候,她也会着急,但也慢慢学会了调节,学会了和教练多沟通。

  龚翔宇说:“我真的挺喜欢排球的,小时候启蒙老师说想让我练排球,爸妈也知道运动员特别不容易,一开始可能还有一些顾虑,但是我自己第一次去尝试了之后就觉得真的很喜欢,然后就一直到现在。”

  龚翔宇有她的幸运,一上两位伯乐的出现几乎没有断档。她进入一队开始,江苏女排请来了名帅蔡斌。正是主导强力接应打法的蔡斌,给了龚翔宇18岁主打联赛的机会。在她看来,蔡导常说的“竞技体育就是不断突破自己的过程”非常在理。

  2016年进入国家队开始,郎平于她,既是教练又是榜样,“有时候会想,真的好累啊。但是,有舍有得,因为自己喜欢排球,而且现在对我来说可以称为事业,总是会要放弃很多。就像郎导,这么大年纪了,还在这个岗位上,我觉得还是要向郎导学习,”龚翔宇认真地说道。

  世锦赛颁礼后,李童(中国女排助教)、龚翔宇、惠若琪和张常宁。(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)

  前中国女排队长、同是来自江苏队的惠若琪,一直也是龚翔宇的榜样。小时候,她甚至去要过签名,一直保存至今。她们曾一起征战,“有一回我俩住一屋,她睡了,我在网上看她的资料,几乎眼泪都要下来了,但她从来也没太多说过这些苦,”龚翔宇回忆道。

  她也很喜欢同是接应的国家队前辈,而这一年和“曾姐”曾春蕾共同战斗,亦是感情深厚。其实,同的姐姐们也非常看好她,说起她,满是期待,“现在年轻人条件真的好”,而曾春蕾也是对她寄予厚望,“小宇打好一场比赛我会替她开心,也觉得放心,她有什么困惑来问我时,我觉得是对我的信任。她是个非常努力的队员,现在的她也有了更多的比赛经验,我打心里觉得现在的她就是一朵花,要自信满满使劲地绽放,”世锦赛后,曾春蕾这样说道。

  龚翔宇清楚地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,她可以坦然地说,“进攻确实还得向埃格努、博斯科维奇这样的国外大接应学习”。主接一传的同时,撑起球队右翼的进攻,能够真正成为球队核心之一,亦是郎平对于她的期望。

  世锦赛后的央视《风云会》采访中,郎平对球队第二阶段的表现相当满意,而这其中龚翔宇在进攻端的爆不可没。当然,郎平也指出:“仅靠朱婷是不够的,我们也希望小宇,包括李盈莹、张常宁,能多分担一点。”

  距离东京奥运会只剩下两年时间,“接应的进攻还需要加强”,就是郎平和国家队留给龚翔宇的作业。

  其实,她一直很努力,也一直在进步,所以,距离心中渴望成为的“龚翔宇式接应”,龚翔宇已经很接近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