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区经济 方便你的生活

2018-12-03 17:54:30 围观 : 102

  小社区里藏着“大买卖”,买菜、订票、修水管……所有生活需求,你的“邻居”上门搞定——

  家里水龙头跑冒滴漏,自己又不会维修,只要拿出手机,对着水龙头拍几张照片上传,很快就有维修人员上门检修。懒得洗衣、做饭,拿起手机表明需求,就会有人上门,取走衣服洗干净后送回,或掌勺做一顿好饭。而这些上门服务的人们,很有可能是和你生活在同一个小区的人。

  这种“无所不能”、只需一个平台就能搞定社区生活方方面面的服务模式,就是社区经济的表现形式。在山西,已经有人嗅到商机,率先在社区经济浪潮中掘金,这种共享也将在更多的社区扎根发芽。

  “每天早起去早市买菜对于我这样的上班族来说太不现实了,有时候下水管道堵了、灯泡坏了也顾不上修理,现在有了‘生活家’,一切生活问题全搞定,太方便了!”自从有了“生活家”服务中心,大同市民张女士就成了常客,身边的人也是如此。

  走进大同市清水湾龙园小区的“生活家”服务中心,门口一排货架上放着饼干、罐头等小食品,店有两层,面积并不大,和寻常便利店无异。不像是卖货,也不像批发商品,这间神秘的“生活家”究竟是什么?

  “这种商业营销新业态,是一个基于本地生活圈的社区O2O服务平台,满足社区人们生活各类需求。”店面负责人陈旭说,通俗来说,就是通过社交手段改变社区生活,用日常社交平台将小区里的人们组建在一个群里,实行团长负责制。团长通过有偿招募小区中的居民来产生,负责维系运营、沟通居民。平台再把各类社区服务提供者整合,线上线下互动,为社区居民提供基础的生活、购物、物业、社交、信息等服务。

  陈旭介绍,这种方式以“平台+门店+个人”的模式带动创业,不仅服务小区业主,还给社区人员、专职家庭主妇、大学生创业者甚至退休人员提供在家创业的机会。

  以购物为例,团长负责建群并向小区所有人发布信息,居民可亲自去实体店取货也可坐等送货上门。依托总部集中采购的方式,价格一般比市场价便宜1/3左右,新鲜车厘子每斤48元,市面价80元一斤,网上VC水要68元一瓶,“生活家”只需38元就可买到。如出现质量问题,严格在时间内退换货。

  “现在,我们对居民的消费偏好有了更多数据层面的掌握。比如5号楼的赵女士喜欢去自然风光类景点旅游,3号楼的张女士只穿线号楼的小王很可能单身,因为他经常使用送餐和洗衣服务。”陈旭说,系统会自动生成客户大数据,有助于店面精准铺货。

  从今年4月刚开始运营时的日营业额几千元,到现在日销售额突破两万元,经过短短几个月,“生活家”深得。“今年计划线%的生活所需商品与综合类便民服务。到2020年,覆盖大同65%的小区,服务45万人。”陈旭信心满满,“现在和小区居民亲如一家,他们想要点啥基本都能满足,感觉自己很受重视!”

  “近年来,在城市中,好多社属企业被拆迁,如果不开动脑筋,创新占领市场,供销社在城市形成的品牌优势将一去不返。”大同市供销社副主任郑建华是一个有危机感的人。

  如何继续发挥供销社在城市的市场作用呢?大同市供销社抓住机遇,与中裕产业联盟合作,把扎根全国的“生活家”引进大同。利用供销社的老字号品牌作用,发挥中裕集团的资金和管理优势,培育供销社在城市市场重新站稳脚跟的新业态。

  “生活家”的出现,也为乡村振兴提供了更多的可能。郑建华称,以生鲜采购为例,“订单化种植”解决了农产品滞销,“属地直采”实现了农业资源的优化配置,“公司+农户”模式推动农业产业化发展,吸纳当地劳动力就业。随着20余家知名品牌供应商与“生活家”签署战略合作协议,独有的供应链体系塑造已初具规模。

  “不过,与发展成熟的业态相比,我们的社区经济刚刚起步,还有很大进步空间。”郑建华很谦虚,他说,现在国内比较知名的社区经济服务,已经全方位覆盖生活圈。比如国安社区,打造创新型管家服务,线多个频道,包括公共通、家务事、邻里圈、买东西、乐生活等,商品、服务涉及900多个品类,线小时为社区居民服务。老人洗澡需要帮忙、孩子假期去哪玩、家务事、买东西、社区办事了解政策……事无巨细,都可以找到对应的产品和服务。

  “这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实体门店,工作人员也不再是售货员,而是社区居民的全方位生活帮手。能为居民提供1小时内的本地生活服务、24小时全天候服务和其他服务。”郑建华说,下一步,山西要在“互联网+社区”上多下功夫。

  “社区经济肯定是一个大金矿,未来将会是一个万亿级的市场。”省社科院国际学术交流中心侯晓斌认为,近些年,城市居民对社区服务的需求与日俱增,这说明第三产业中的社区服务潜在需求很大,其中蕴含着教育、商业服务、健康、养老等多重商机。

  而社区又是提供公共服务的最基本单元之一,未来,基层的公共服务将主要基于社区来落实,包括“生活家”等在内的平台,将承载很多社区的公共服务内容。

  侯晓斌说,社区经济首先解决了“缺人”的问题。作为社区服务,人力一直是最大的成本之一,而社区经济模式改变了这一现状。社区闲散人群、宝妈、退休人员、爱跳广场舞的大妈大爷、手艺人等被充分利用,他们时间充足,熟悉社区,有交际需求,也不太在乎个人收入。这种“属地化就业”模式不但改变了单纯依赖招聘外地人的方式,还降低了人力成本,形成了社区服务的核心。

  更重要的是,社区经济实现了社交本质,打破了社区邻里之间的社交隔膜。现在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,从感情到日常生活,“快餐式”大行其道,“其实,人们希望生活更富有趣味和人情味儿,愿意与三五好友或社区邻里建立情感关联。特别是打拼在外的外地人,他们注活品质,更加在意同一个‘圈子’的人生活态度、价值观是否一致。”侯晓斌表示,社区经济充分满足小区居民个性化、多样化的需求后,又实现了灵活的就业,这是对原来行业的“打破”,也是对新行业价值的提升。

  “社区经济是一座金矿,要很好地把它开发出来。”我省青年创业者姚晓峰认为,在经历过陈列式电商、社交电商后,下一步会涌现出情感电商,而社区经济模式,正是由社交电商向情感电商跨越的好渠道。社区经济作为一种优化的资源配置方式,将社区内互不相联的各种经济成分变为利益共同体,建立一种新的经济生产方式,促进了商业、饮食、文娱、信息等一系列产业的发展,“可以预见,社区经济是下一个消费金矿的入口,未来网络消费者的主流会在社区、社群中产生。”

  山西日报、山西晚报、山西农民报、三晋都市报、良友周报、山西经济日报、山制报、山西市场导报、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(含图片)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,例:山西新闻网-山西日报 。

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。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,请发贴至论坛告知。感谢您的关注!